• <strong id="enlcf"><optgroup id="enlcf"><strike id="enlcf"></strike></optgroup></strong>
  • <rp id="enlcf"><button id="enlcf"></button></rp>

  • <li id="enlcf"><acronym id="enlcf"><thead id="enlcf"></thead></acronym></li>
        1. “復活”已逝明星在網上成了一門生意
          2024-03-22 10:15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作者:

          ● 多位受訪業內人士表示,AI“復活”已逝明星事件的本質,很可能就是某個AI團隊或者個人的炒作,博流量、未來甚至可能把各位明星的粉絲當“韭菜”收割

          ● 購買980元的門徒課程,內容包括一本《AI復活門徒手冊》,掌握基礎技術原理并學會使用AI復活工具,贈送價值2999元的換臉課程。想要學習制作更為逼真的逝者視頻并配上相似度很高的語音,則需要支付19800元

          ● 科技發展的邊界應該在維護社會法治、保護個人權益和確保倫理底線的前提下進行。數字“復活”技術的推廣需要更多的監管和規范,既保證技術的創新,也要保障人類的價值和尊嚴,可以通過“軟法”比如行業標準、企業自律行為等,在實際操作中發揮規范作用

          漫畫/高岳  

          □ 本報記者 趙麗

          □ 本報實習生 李紀凡

          多位已逝明星的AI視頻近期頻繁出現在短視頻平臺上。視頻中,AI李玟表示“希望你們都能活得很好”,AI高以翔稱“你們的每一個留言、每一份關懷我都感受到了”,AI喬任梁也在跟粉絲們問好。

          但此類AI視頻隨即引起逝者家屬的反對,有明星家屬要求立即停止侵權行為,表示嚴厲譴責并堅決抵制該行為。

          《法治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用AI“復活”逝者已經成了一門生意。受訪專家建議,AI“復活”已逝明星,包含著我們對于記憶、死亡和個人權利的思考,無論在逝去的親人還是名人之間,都存在許多值得討論的倫理和法律問題??傮w而言,科技發展的邊界應該在維護社會法治、保護個人權益和確保倫理底線的前提下進行。

          多位明星被AI復活

          未經同意涉嫌侵權

          已逝明星被AI“復活”一事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和討論。

          據媒體報道,喬任梁被AI“復活”后,其父親表示,已經看到網上傳播的影像,不能接受并感到不適,希望對方盡快下架,“他們未征得我們同意,這是在揭傷疤”。高以翔的家人也通過其生前經紀人表示,不希望高以翔的肖像被他人任意使用,嚴厲譴責并堅決抵制該行為,若不立即停止侵權行為,會采取法律行動。

          記者注意到,3月16日晚,發布AI“復活”明星視頻的博主稱:“因為用AI‘復活’已逝明星涉嫌侵犯他們的肖像權,接下來,無法隨意替大家‘復活’明星了?!辈贿^,該博主還表示,會繼續服務好那些希望通過AI技術“復活”親人的粉絲們。

          目前,記者在一些視頻平臺上仍能看到已逝明星在AI視頻中表達著他們的“想法”。AI高以翔稱:“聽說我離開的這段時間里,有人開始健身,有人學會了做飯……我不在你們身邊,但我一直在另一個世界陪伴著你們?!盇I姚貝娜稱:“我去的地方還是能盡情歌唱?!盇I科比用英語表示:“很高興以這樣的方式再次和你們相見?!?/p>

          在數字“復活”領域工作的吳慶(化名)仔細翻看了AI“復活”明星的相關視頻后直言,這些所謂的AI“復活”明星,基本屬于簡單的照片+通用的聲音+通用的文案處理,并不能達到“復活”逝去人個性的需求。

          吳慶認為,被AI“復活”后的李玟、喬任梁、高以翔等明星在視頻里所說的話大意如出一轍,比如AI李玟的臺詞:“在我離開這個世界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你們的愛?!庇胁簧倮铉涞姆劢z對此提出了質疑,認為制作者并不了解李玟生前的遭遇。換句話說,上述視頻只是還原了某部分人或者某個人想讓大家看到的關于李玟、喬任梁、高以翔被AI“復活”呈現的狀態,而并未還原3位往生明星自身的狀態。

          “甚至可以說,制作者利用人工智能,把一些已逝明星傀儡化,通過AI‘復活’他們然后賺取流量?!眳菓c說。

          調查中,多位受訪業內人士向記者表達了同樣的觀點:“AI‘復活’已逝明星事件的本質,很可能就是某個AI團隊或者個人的炒作,博流量、未來甚至可能把各位明星的粉絲當‘韭菜’收割?!?/p>

          吳慶解釋說:“包括包小柏在內的真正‘數字復活’案例中,是使用AI技術把故去的往生者說過的話、使用過的文字、生前的視頻等元素錄入電腦數據庫里,并通過人工智能進行學習、計算、歸納和模型化、最后進行機械智能運算和預估生成新的元素,以達到把往生者‘復活’的目的,委托人都是往生者的親人?!?/p>

          在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看來,為保障逝者的人格權益,制作方只有經過逝者繼承人的同意才能進行AI“復活”操作。同時,制作方在利用AI技術“復活”逝者時,還需要防止侵權行為的發生,“比如制作出來的形象與實際偏差太大,對用戶逝去親人的形象造成一定扭曲等,則有可能侵犯逝者的名譽、肖像等相關人格權益”。

          北京嘉維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提到,未經近親屬授權生成的AI“復活”視頻,無論是否以營利為目的,都已經侵犯了已逝明星的肖像權益。近親屬可以向發布侵權內容的網絡平臺發出通知,要求平臺采取刪除、屏蔽鏈接等措施。根據民法典規定,若平臺未及時刪除侵權內容,將對損害擴大部分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鄭寧認為,未經授權使用他人肖像制作AI產品本身就是違法的,如果還借機引流、變現,就是連續性的違法行為,可以根據網絡安全法和《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進行相應的行政處罰,如果侵犯了逝者的肖像、名譽、榮譽、隱私等,可以依據民法典的規定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

          以名人效應打廣告

          980元可買門徒課程

          記者注意到,在相關視頻下架之前,評論區中有不少博主的置頂消息是AI“復活”推廣收徒、AI視頻收費等話題。

          “不難看出,這是一種利用名人效應為自己的產品打廣告的行為?!北本┚┒悸蓭熓聞账蓭煶If。

          除了AI“復活”已逝名人,社交媒體中也存在利用AI技術制作當紅明星、歷史名人、各界翹楚的照片,效果甚至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得到了眾多粉絲的追捧,甚至希望能夠用來當手機壁紙、社交賬號頭像等。

          記者按照上述評論區的廣告推薦,通過某電商平臺聯系到了相關客服,表示自己希望獲取一些名人素材發布到社交媒體上??头貞溃骸拔覀兲峁┑乃夭膬r格在48元至298元之間不等,具體取決于您需要的內容和質量?!?/p>

          為了進一步了解這些AI素材的用途,記者隨即問道:“你們給藝人的粉絲做過照片嗎?”上述客服表示:“所制作的圖片都具有高度觀賞性,受到粉絲們的歡迎,但絕對不會涉及詆毀或誹謗明星的情況,您可以放心使用?!?/p>

          不過,對于記者“這樣做是否合法?擔心侵犯肖像權”的疑慮,客服則反問:“您是自己用嗎?如果是自己用就不牽扯這些問題?!?/p>

          當記者進一步追問:“如果我想制作一組以假亂真的已逝名人照片,是否可行?”客服回答說:“技術上是可行的,但是這個風險比較大,因此收費標準會相應提高?!痹谟浾呦胍M一步了解相關業務時,對方似有警覺不再回復。

          經過溝通,記者發現,發布AI“復活”明星的視頻,是短視頻平臺上這些制作者招攬客戶的一種方式,一些制作者的主頁顯示承接“數字人”制作、“復活”已逝親人等業務。記者以AI視頻潛在購買者或合作者的身份咨詢了這些制作者。一名制作者表示可以制作已逝明星的AI視頻,“只需提供已逝明星的照片及想表達的話即可定制,30秒內89元”。AI視頻制作完成后,購買者可以發布在視頻平臺上,視頻制作者征求權利人同意后也會發布在其賬號上。

          還有此類團隊在招學徒和代理。

          為深入調查,記者在某短視頻平臺私信添加了某自稱為AI復活師的社交媒體賬號。根據其介紹的AI復活師門徒計劃,針對不同群體如寶媽、白領、學生等,只要有意學習AI技術、創業或干副業,就可以購買980元的門徒課程。

          課程內容包括一本《AI復活門徒手冊》,掌握基礎技術原理并學會使用AI復活工具,贈送價值2999元的換臉課程。學完課程后,學員可以制作逝者照片的說話視頻并用AI配音,該項目售價為198元??偛棵刻鞎砂l5至50不等數量的訂單,每完成一個訂單可獲得50元的分成。另外,想要學習制作更為逼真的逝者視頻并配上相似度很高的語音,則需要支付19800元。據了解,付款方式為直接支付,沒有合同,課程在3天內就能學完。

          此外,還有廣告稱,要成為AI“復活”代理,需向其交980元,由該團隊提供視頻并制作,代理在外接單,該團隊向代理的報價是價格表的6折,差價是代理的收益。

          加強技術監管規范

          必須堅守倫理底線

          采訪中,有法律從業者提到,AI“復活”已逝明星會產生一系列法律問題。

          有律師提出,對于已逝的公眾人物來說,未經授權,利用逝者生前留下的作品訓練AI工具、推出打著逝者名號的“數字人”,可能涉及不正當競爭的問題。比如,使用喬任梁、李玟等已逝藝人的作品訓練模型并形成付費作品的操作,可能超出了合理使用的范疇。雖然用他人指定作品訓練AI是否侵犯著作權依然存在爭議,但從不正當競爭的角度來看,AI生成的作品和圖像,的確會和通過繼承獲得作品相關權利的近親屬產生競爭關系,也有可能和藝人生前授權進行合作的其他經紀機構、演藝公司的利益產生沖突。

          “倫理是一切的基礎,只有符合倫理的科技,在法律的制約和監督之下,才能有序發展和進步?!背If,在本人及其近親屬沒有同意的情況下,將藝人形象AI化,可能造成對逝者的不敬、對親屬的精神損害。

          “任何詐騙或侵權的違法事件,都有具體的施害者,把握核心事實,運用現有的法律規則予以追究。在此過程,AI其實只是工具?!痹卩崒幙磥?,總體而言,科技發展的邊界應該在維護社會法治、保護個人權益和確保倫理底線的前提下進行。數字“復活”技術的推廣需要更多的監管和規范,既保證技術的創新,也要保障人類的價值和尊嚴,“可以通過‘軟法’比如行業標準、企業自律行為等,在實際操作中發揮規范作用”。

          鄭寧還強調,簽署合同也是重要的一環,在合同中必須明確規定“數字人”的財產權等權利屬于個人而非企業。此外,合同還應包括對違約責任的詳細規定。如果發現合作企業存在違法違規行為,應及時向主管部門進行舉報和投訴。這種舉報可以幫助維護整個行業的合法秩序,保障廣大用戶的合法權益。

          編輯:劉曉瑩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日本-国产精品亚洲第一区在线-水蜜桃免费观看在线视频-VIDEOSG最新欧美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