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enlcf"><optgroup id="enlcf"><strike id="enlcf"></strike></optgroup></strong>
  • <rp id="enlcf"><button id="enlcf"></button></rp>

  • <li id="enlcf"><acronym id="enlcf"><thead id="enlcf"></thead></acronym></li>
        1. 醉駕新規來(lái)了,這些情形被細化
          2023-12-29 15:52 來(lái)源:法人網(wǎng)-法人雜志 作者:銀昕

          ◎ 文 《法人》雜志全媒體記者 銀昕

          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發(fā)的《關(guān)于辦理醉酒危險駕駛刑事案件的意見(jiàn)》(下稱(chēng)“醉駕新規”)開(kāi)始實(shí)施。醉駕新規規定,醉駕情節輕微的,可以不起訴或者定罪免刑;情節顯著(zhù)輕微、危害不大的,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規定給予行政處罰。同時(shí)將醉酒標準從80mg/100ml放寬,同時(shí)也規定了不適用緩刑、不可從寬處理的情形。這是自2011年醉駕入刑后,對于具體規定的首次修改。

          醉駕入刑12年 嚴厲打擊見(jiàn)成效

          “現在的飯局酒局,比十幾年前文明多了?!苯?,中國交通運輸協(xié)會(huì )法律工作委員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wù)所高級合伙人代現峰對《法人》記者說(shuō)。在他的記憶中,十幾年前的酒局上,各種勸酒、劃拳、“不喝不夠意思”等場(chǎng)面司空見(jiàn)慣,更有甚者互相比賽看誰(shuí)喝得更多?!懊髦岂{和醉駕危險,但當時(shí)打擊力度沒(méi)那么大,大家都不當一回事?!贝F峰說(shuō)。

          直接撬動(dòng)醉駕入刑的,是因醉駕導致4人死亡、1人重傷的“孫偉銘案”。2009年5月,法院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對孫偉銘判處死刑。而以全國政協(xié)委員身份提出醉駕入刑建議的,正是“孫偉銘”案二審的代理律師,四川鼎立律師事務(wù)所律師施杰。施杰事后回憶:而立之年的孫偉銘很后悔,后悔給受害者和家人造成傷害,也后悔自己的理想和前途因為幾杯酒毀于一旦?!斑@個(gè)案件對我的沖擊特別大?!笔┙苷f(shuō)。

          2010年全國兩會(huì ),全國政協(xié)收到施杰委員《關(guān)于增加危險駕駛類(lèi)新罪名的建議》,受到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的高度重視并被采納。2011年2月,《刑法修正案(八)》獲得通過(guò),危險駕駛罪被納入我國刑法,構成醉駕的標準為:每100ml血樣的酒精含量達到80mg。

          就在這一年,因醉駕造成交通事故的音樂(lè )人高曉松成了“第一個(gè)吃螃蟹的人”,于2011年被判處拘役六個(gè)月?!耙话阕眈{最高刑期是六個(gè)月,高曉松是被頂格處罰的。此案引發(fā)社會(huì )高度關(guān)注?!北本┦兄新劼蓭熓聞?wù)所律師趙虎對記者說(shuō)。

          再之后,中央電視臺原新聞節目主持人郎永淳于2017年也因醉駕被判處拘役三個(gè)月。

          至今,醉駕入刑已有12年,嚴厲打擊卓有成效:2021年4月,公安部數據顯示,2020年排查的每100輛車(chē)醉駕比例,比醉駕入刑前減少70%以上;全國年均機動(dòng)車(chē)增長(cháng)1800萬(wàn)輛,駕駛員增長(cháng)2600萬(wàn)人,但因酒駕醉駕導致傷亡的事故卻比上一個(gè)10年減少了兩萬(wàn)余起。

          規定細化 確保罰當其罪

          新規規定,酒精含量在150mg/100ml以下的,且情節輕微,并未造成社會(huì )危害的,不定性為犯罪,但同時(shí)也規定,酒精含量超過(guò)180mg/100ml的,不適用于緩刑。相較于80mg的舊規,醉駕的標準明顯放寬了。

          在此之前,有人酒后在小區內道路或停車(chē)場(chǎng)內挪車(chē)、停車(chē),或被代駕者送到了小區門(mén)口,自己駛入小區,也被定性為醉駕。新規增加了對“道路”的定義,社會(huì )性車(chē)輛不能隨便駛入,只能由內部車(chē)輛或特定來(lái)訪(fǎng)車(chē)輛使用的內部道路,不屬于“道路”,而且將車(chē)從小區內或停車(chē)場(chǎng)內短距離駛出的情形,也不再屬于醉駕。

          “我認為與其說(shuō)是松綁,不如說(shuō)是一次更加細化的規定?!贝F峰告訴記者,將80mg/100ml的標準放寬,可以看做“松綁”,但新規同時(shí)也明確規定了不適用于緩刑以及應當從重處理的情形,確保了該嚴的要嚴,該寬的要寬?!叭绻斐山煌ㄊ鹿?,嚴重超員、超速、超載,從事客運且車(chē)上有乘客的,或者醉酒開(kāi)校車(chē)的,以及有酒駕或醉駕前科的,都要從重處罰?!贝F峰說(shuō)。

          安全面前不可心存僥幸

          河先生曾在中南某省從事交警工作,他告訴記者,對于醉駕者來(lái)說(shuō),身上背著(zhù)這樣一個(gè)案底,在社會(huì )生活中有諸多不便。留有案底的人,出國旅游會(huì )受到限制,因為絕大多數旅行社都要求開(kāi)具無(wú)犯罪記錄證明;子女在考取公務(wù)員或進(jìn)入國有企事業(yè)單位時(shí),政審環(huán)節也不能通過(guò);此外,還無(wú)法擔任上市公司的董事、高管或監事會(huì )成員,也不能成為法定代表人。

          然而,調整醉駕標準,并規定種種可以緩刑或不定罪的情形,也讓人多了一層擔憂(yōu):一旦有人持僥幸心理,認為自己“能喝”,那酒駕是否又會(huì )恢復成社會(huì )生活的常態(tài)?“的確有人希望此前的重典能一直用下去,認為嚴厲處罰有好處,但其實(shí)罰當其罪才是最科學(xué)的,150mg和180mg這兩個(gè)標準,是在長(cháng)期執法實(shí)踐和科學(xué)研究中總結出來(lái)的?!壁w虎說(shuō)。

          盡管醉駕標準有所放寬,但河先生建議,“能喝的人”不要在自我感覺(jué)“狀態(tài)還行”的情況下僥幸上路?!熬坪蠖嗌俣紩?huì )有點(diǎn)行動(dòng)遲緩和反應遲鈍,一旦發(fā)生事故,就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不管醉駕標準如何,一定不要冒這個(gè)險?!?/p>

          編審|渠 洋

          責編|惠寧寧

          校對|張 波 張雪慧

          編輯:張波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日本-国产精品亚洲第一区在线-水蜜桃免费观看在线视频-VIDEOSG最新欧美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