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9trbm"><pre id="9trbm"></pre></span>
  • <ol id="9trbm"><samp id="9trbm"></samp></ol>
  • <rp id="9trbm"><samp id="9trbm"><blockquote id="9trbm"></blockquote></samp></rp>
  • <progress id="9trbm"><big id="9trbm"><video id="9trbm"></video></big></progress><th id="9trbm"><pre id="9trbm"></pre></th>
      <rp id="9trbm"><object id="9trbm"></object></rp>
        1. <rp id="9trbm"><ruby id="9trbm"><input id="9trbm"></input></ruby></rp>
          專家學者聚焦“依法清退問題股東” 研討“瑕疵股東清理”法律新問題
          2023-12-29 15:02 來源:法人網-法人雜志 作者:王茜

          文 《法人》雜志全媒體記者 王茜

          近年來,金融監管部門高度重視中小金融機構公司治理工作,把銀行、保險、信托等機構的股東股權亂象治理,作為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牛鼻子”來抓。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2年,原銀保監會清退違法違規股東3600多個,轉出違規股權270億股。

          在監管對金融機構股東進行清理的過程中,存在哪些法律新問題和新探索,如何更加市場化、法治化地處理,以實現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的統一?近日,在北京舉辦的“金融機構股東清理的市場化法治化探索研討會”上,機構違規違法處理、民商事爭議糾紛解決等領域的專家學者和律師界代表齊聚一堂,共同圍繞金融機構違法違規股東治理問題展開熱烈討論。

          不合規股東清理應堅持市場化法治化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證券犯罪預防研究所所長郭華教授圍繞違法違規股東清理市場化和法治化議題,提出“應深入分析金融機構股東清理本身法律適用背景”,以及思考“在法律層面如何適用?”他認為,金融機構風險處置適用股東清理時,一定要考慮審慎經營框架下,在不同階段,區別不同情形,適用相應法律及不同條款,保障風險的有效且有序處理。

          郭華表示,風險出現時,發現金融機構股東違規或不符合主體要求,應按照平等主體之間關系處理。一般情況下,風險處置先考慮市場化手段,解決不了再行政干預。如果責令改正過程中出現風險,根據風險等級及其敞口大小適用不同法律處置。在風險處置階段,如果出現金融監管法與公司法規定不同,該怎么辦?在適用法律時,要考慮法律的不同屬性。

          他進一步談到,行政執法往往和股東目的側重點不同,存在差別化。行政干預手段可以要求股東配合風險處置,如果不配合或經過配合,風險依然難以處理,則應選擇其他規定適用,限制股東的相關權利??傮w來說,金融機構風險處置應根據審慎經營規則,區別不同情形,采用市場化法治化措施,不同側重地體現法律效果、政治效果、社會效果相統一,而非三個效果平均配置或者單一化。

          違法違規股權退出監管要靠法治手段

          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商法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趙磊教授基于多年的商法、金融法,信托法、民營經濟保障等領域研究經驗,提出“當前違法違規股東清理的最大問題不是‘立法不完備’,而是‘執法嚴不嚴格’‘監管到不到位’的問題”。他認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市場資源由市場配置,而不是政府配置,因此一定要主體平等、公平交易,規制交易需要依靠法治手段。對金融機構清理違規股權的依據,應深入研究。

          趙磊表示,公司法關于股東出資、實際出資人和名義出資人的問題,即常說的“隱名股東”,雖然有相關司法解釋和法律規定,但具體到金融機構,還是要看公司法。具體到信托公司,依據《信托公司股權暫行管理辦法》。也就是說,監管必須在法治框架下進行,其應以立法方式監管。

          中國政法大學商法研究所副所長馬更新教授從事民商事爭議解決、公司合規、公司內部治理研究多年,她認為,公司法、證券法和金融監管法等領域的法律和部門規章之間關系問題,要尋求一種平衡。企業所追求的自由、自治、限度和空間由誰把控,如何從秩序、安全角度進行平衡,實現司法主體自由、自治,同時又不能過于自由、自治,導致一些沒有必要的國家層面秩序和安全隱患。在不同類型法律之間的平衡和博弈過程中,需要避免出現一些誤差。

          如果涉及金融機構股東股權存在瑕疵或違法行為,該如何清理?馬更新表示,銀行業監督管理法規定了非常明確的基本依據,即審慎經營規則。該規則主要針對金融企業發生風險的管理和內部控制、資本充足率、資本質量或損失準備金、關聯交易等。以長安信托為例,如果僅僅沒有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或是董事持股比例超范圍,那么整改是否能夠滿足比例下降或信息披露及時。如果滿足了上述條件,不一定非要采取所謂的審慎經營規則具體要求,比如限制增資權甚至稀釋股權。言外,一定要有一個匹配度適用的規則。所以,在適用審慎經營規則方面,要根據不同企業存在的實際情況,給予相應能夠解決問題的路徑和方法。

          履行三類承諾壓實金融機構股東責任

          研討會上,涉及股東履行責任義務的問題,馬更新教授表示,銀保監會于2021年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銀行保險機構股東承諾管理有關事項通知》,明確要求金融機構股東履行三類承諾,包括聲明類,合規類,盡責類。其中,盡責類承諾要求金融機構股東明確對履行相關責任義務作出保證。言外之意,即作出“如果發生金融風險,資本補充或流動性支持,或配合實施恢復處置計劃等風險救助的保證。只有通過這樣的付出和努力,才能確保金融機構安全,不會波及國家公共秩序安全。

          山西師范大學李志剛教授,就“金融機構股東清理的三維視角——權力/權利的來源與邊界”作主題發言。他以金融監管法、規范目的,公司法、合同法視角闡述了公權力特別是行政處罰的合法性問題,以及建議金融機構股權監管措施,需慎重考量執法依據的效力層級,并斟酌其合法性和正當性。

          南方財經法律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卜祥瑞表示,近10年來,銀行、保險、信托等金融機構股權處分與監管問題日益突出,不僅影響股東合法權益,也深刻影響金融市場正常秩序。防范化解中小金融機構的特定金融風險,迫切需要強化金融機構股東權益的保護。

          卜祥瑞提出,應重視保護金融機構中小股東的利益。他認為,股權轉讓程序目前來源于監管的一般性規定,有關股東資質并非商業銀行法規定,這些監管規定在某種程度上填補了法律空白,建議盡快修改商業銀行法、保險法,證券法等有關規定,把一些合理的、合適的監管規定上升為法律規定,做到金融業股權監管有法可依;還要規范違規金融企業股權的處置程序,審慎采取對違規股權罰沒等相關行政措施;在金融機構股權交易的司法政策方面,建議最高人民法院未來在金融審判會議紀要中應明確司法裁判的價值取向。

          此外,北京華允律師事務所李毅律師、蘭臺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何歡律師均以多年從事法律服務工作的實務經驗,詳述了自己對資管新規的理解。

          本次研討會由21世紀經濟報道旗下南方財經法律研究院主辦,相關議題的延展討論將會持續進行。

          責編:白馗

          編審:渠洋

          校對:張雪慧、張波

          編輯:張波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日本-国产精品亚洲第一区在线-水蜜桃免费观看在线视频-VIDEOSG最新欧美另类
        2. <span id="9trbm"><pre id="9trbm"></pre></span>
        3. <ol id="9trbm"><samp id="9trbm"></samp></ol>
        4. <rp id="9trbm"><samp id="9trbm"><blockquote id="9trbm"></blockquote></samp></rp>
        5. <progress id="9trbm"><big id="9trbm"><video id="9trbm"></video></big></progress><th id="9trbm"><pre id="9trbm"></pre></th>
            <rp id="9trbm"><object id="9trbm"></object></rp>
              1. <rp id="9trbm"><ruby id="9trbm"><input id="9trbm"></input></ruby></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