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enlcf"><optgroup id="enlcf"><strike id="enlcf"></strike></optgroup></strong>
  • <rp id="enlcf"><button id="enlcf"></button></rp>

  • <li id="enlcf"><acronym id="enlcf"><thead id="enlcf"></thead></acronym></li>
        1. 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懲罰性賠償的適用及規制
          2023-11-15 13:18 來(lái)源:法治日報-法治網(wǎng) 作者:?jiǎn)纹交?
          分享:

          □ 前沿話(huà)題

          □ 單平基 (東南大學(xué)法學(xué)院教授,最高人民檢察院民事檢察研究基地主任)

          值此公益訴訟立法的關(guān)鍵時(shí)刻,亟須探討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的懲罰性賠償適用問(wèn)題。黨的二十大報告強調,“加強檢察機關(guān)法律監督工作。完善公益訴訟制度”。其中,民法典首次將懲罰性賠償納入環(huán)境污染、生態(tài)破壞侵權責任(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對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意義重大,但該條表述為“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未明確公益訴訟可否適用,導致學(xué)界分歧甚大,且司法實(shí)踐亦呈現混亂景象,需從解釋論界清,防止過(guò)罰失當,以助推其科學(xué)適用。

          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適用懲罰性賠償的學(xué)說(shuō)歧見(jiàn)及實(shí)踐困境

          對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是否可適用懲罰性賠償,理論界和司法實(shí)踐形成支持和反對兩種觀(guān)點(diǎn)。支持者認為,懲罰性賠償與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在制度功能上具有內在契合性,均蘊含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的法目的。反對者認為,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的用語(yǔ)為“被侵權人”,得以請求懲罰性賠償者為特定的受害者,而公益訴訟缺少特定受害人,懲罰性賠償無(wú)法在公益訴訟適用。司法實(shí)踐亦未形成共識。有的法院支持懲罰性賠償的主張,主張這契合民法典保護生態(tài)環(huán)境的內在意旨。但是,有的法院認為,公益訴訟懲罰性賠償尚無(wú)明文規定,應不予支持。

          為此,以下問(wèn)題亟須回答:在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中適用懲罰性賠償是否具有正當性?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中“被侵權人”僅指普通的私法受害人,還是包括作為不特定受害人代表的檢察機關(guān)和環(huán)保組織?懲罰性賠償在民事公益訴訟中的泛化適用有何弊端?如何確定懲罰金額的衡量因素與具體的賠償標準?這些問(wèn)題也是困擾司法裁判的難點(diǎn)。

          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證成

          懲罰性賠償與傳統私法責任不同。傳統私法責任最關(guān)注如何補償或分擔損失。與此不同,民法典確立懲罰性賠償(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的制度意蘊并非填補損害,而是加大故意污染環(huán)境、破壞生態(tài)行為的違法成本,本質(zhì)是運用私法機制實(shí)現本應由公法實(shí)施的懲罰和威懾功能,警示其他潛在的侵權者,起到預防違法的法效果。

          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適用懲罰性賠償具有正當性。第一,從請求權主體看,需通過(guò)公益訴訟救濟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國家規定的機關(guān)或法律規定的組織有權提起訴訟,具體包括檢察機關(guān)、符合條件的社會(huì )組織(環(huán)境保護法第五十八條第1款)。第二,從受損客體看,適用懲罰性賠償契合救濟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害的實(shí)踐需求,僅適用填補性損害賠償無(wú)法阻遏嚴峻的生態(tài)環(huán)境污染趨勢。第三,從體系解釋看,民法典將環(huán)境污染、生態(tài)破壞明確為環(huán)境侵權類(lèi)型,擴大了環(huán)境侵權的客體范圍,使此類(lèi)訴訟擁有了實(shí)體法依據。第四,從救濟范圍看,若僅依循填補原則,可能忽視所受損失者的多數性、環(huán)境和生態(tài)修復的長(cháng)期性、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失的潛伏性。第五,從法功能看,故意污染環(huán)境、破壞生態(tài)的行為對生態(tài)環(huán)境造成嚴重損害,巨大的經(jīng)濟利益往往誘使行為人罔顧法律。此時(shí),傳統民事侵權責任的填補性、行政處罰的嚴格法定性,已無(wú)法進(jìn)行遏制,而懲罰性賠償可對加害行為進(jìn)行威懾或阻遏。

          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泛化適用懲罰性賠償的弊病

          其一,在公益訴訟中,若不加區分地泛化適用懲罰性賠償,會(huì )產(chǎn)生較私益訴訟更嚴重和不利的法效果。懲罰性賠償蘊含報復性元素,僅能作為填補性賠償的補充。若泛化適用,一方面將使侵權人不能承受責任之重,另一方面也極易使公眾產(chǎn)生“司法機關(guān)借保護生態(tài)環(huán)境公益之名行制裁當事人之實(shí)”的錯覺(jué),引發(fā)不良法效果。

          其二,泛化適用懲罰性賠償易致多重法律責任疊加。若生態(tài)環(huán)境侵權行為同時(shí)涉及行政違法,乃至刑事犯罪,那么,就會(huì )出現公益和私益的交織,且蘊含民事、行政和刑事等多重法律關(guān)系,侵權人需面對民法中的填補損害賠償、懲罰性賠償以及行政罰款,甚至刑事罰金這四重疊加性的財產(chǎn)性賠償或處罰,將無(wú)法承受“一事數罰”之重,會(huì )極大影響行為自由。

          其三,泛化適用懲罰性賠償違反合法和必要性原則。依循私法自治原理,除非具有合法依據且契合必要性,檢察機關(guān)作為公權機關(guān)都應秉持謙抑性,堅持窮盡其他更優(yōu)機制原則,謹慎介入私法領(lǐng)域。若經(jīng)由環(huán)保行政執法可實(shí)現生態(tài)環(huán)保的目的,檢察機關(guān)便無(wú)必要提起民事公益訴訟,其應作為窮盡其他救濟手段之后迫不得已適用的“替補”制度。

          其四,泛化適用懲罰性賠償會(huì )沖擊民事訴訟對抗性。其中,檢察機關(guān)角色的雙重性(起訴主體和法律監督者)以及民事訴訟的制度構造,共同決定著(zhù)其提起公益訴訟應秉持謙抑性。在公益訴訟中,檢察機關(guān)亦需恪守民事訴訟的基本原理、原則和程序,既不應影響審判機關(guān)的中立性及司法權的固有邊界,也不能影響其他訴訟當事人處分權的行使。

          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規制

          為防止懲罰性賠償在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中泛化適用,需規制其適用條件。首先,侵權行為具有違法性。這和填補性損害賠償不同,根源在于此項制度蘊含的懲罰性本質(zhì)。其次,侵權人具有主觀(guān)故意性。若侵權人沒(méi)有主觀(guān)故意,就沒(méi)有懲罰的必要。再次,污染環(huán)境、破壞生態(tài)造成嚴重后果。這種嚴重后果須客觀(guān)上已發(fā)生,而不能處于將發(fā)生的狀態(tài)。它在預防性環(huán)境民事公益訴訟中不應適用。最后,請求權人對適用懲罰性賠償應負舉證責任,這與一般環(huán)境污染侵權舉證責任倒置不同。

          未來(lái)立法中,應明確懲罰性數額的衡量因素和賠償標準。第一,應考量侵權人的惡意程度,使具體金額與行為的違法性和主觀(guān)惡意相對應。第二,具體數額需視案件事實(shí)、行為違法性質(zhì)、污染物種類(lèi)、污染環(huán)境和破壞生態(tài)行為的情節、污染環(huán)境或破壞生態(tài)的程度、侵權人獲益狀況、認知水平、承擔責任的經(jīng)濟能力、有無(wú)采取積極補救措施等而定。第三,懲罰性賠償更多應在填補性損害賠償、行政罰款、刑事罰金適用后仍無(wú)法彌補生態(tài)環(huán)境損失時(shí)方得適用,若此三項法律責任已起到相應法律效果,懲罰性賠償就不應再“越俎代庖”。第四,宜以侵權人導致?lián)p害金額或非法獲利金額為基數,設置懲罰性賠償的倍數幅度,以限制司法機關(guān)恣意裁量,實(shí)現適用但又不泛化或濫用懲罰性賠償的法目的。

          (原文刊載于《政法論壇》2023年第6期)  

          編輯:劉曉瑩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日本-国产精品亚洲第一区在线-水蜜桃免费观看在线视频-VIDEOSG最新欧美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