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enlcf"><optgroup id="enlcf"><strike id="enlcf"></strike></optgroup></strong>
  • <rp id="enlcf"><button id="enlcf"></button></rp>

  • <li id="enlcf"><acronym id="enlcf"><thead id="enlcf"></thead></acronym></li>
        1. “彩禮新規”施行 戀愛期間的金錢往來是彩禮還是贈與?
          2024-03-21 14:02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 冀成海 魏幫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也就是大家所說的“彩禮新規”,已于今年2月1日開始施行,近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就適用“彩禮新規”審理了兩起糾紛的案件。

          賈先生與楊女士通過商業婚戀網站相識相戀。戀愛之初,賈先生為楊女士購買了一部價值9000余元的手機,在5月20日這個特殊日子,還為楊女士購買了價值數萬元的首飾。戀愛過程中,賈先生和楊女士開始不定期共同居住。其間分多次給楊女士轉款4萬元。談婚論嫁時,賈先生同意給楊女士50萬元彩禮,并向楊女士轉賬支付了15萬元。半年后,兩人因性格問題分手。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法官 梁睿:他們兩個沒有結婚登記,沒有舉行婚禮,共同生活時間非常短,就陸陸續續共同居住,也沒有孕育子女的情況。

          分手后,賈先生認為給楊女士買的手機、首飾以及15萬元轉賬都是彩禮,要求全部返還。楊女士認為這些都是賈先生的自愿贈與,不同意返還。

          法院審理后認為,賈先生為楊女士購買的手機,5月20日這天購買的首飾,以及為增進雙方感情、用于日常消費性支出轉賬給楊女士的4萬元錢,依據最高人民法院的“彩禮新規”都不屬于“彩禮”,判決不用返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規定:

          下列情形給付的財物,不屬于彩禮:

          (一) 一方在節日、生日等有特殊紀念意義時點給付的價值不大的禮物、禮金;

          (二) 一方為表達或者增進感情的日常消費性支出;

          (三) 其他價值不大的財物。

          對于賈先生向楊女士轉賬的15萬元,法院最后認定屬于彩禮,判決楊女士予以全部返還。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法官 梁睿:對于15萬元,因為雙方曾經溝通過彩禮的數額,支付的時間也在雙方溝通彩禮的數額之后,雙方在聊天記錄中也曾明確認可過為彩禮,那么我們認為就這15萬元可以認為是雙方曾經約定的其中的部分彩禮。

          彩禮返還 需綜合考慮共同生活及孕育情況等

          法官表示,彩禮返還是一個復雜的問題,涉及男女雙方是否進行了結婚登記,是否曾共同生活,是否孕育子女等多種因素,還要結合當地風俗、當地生活水平等因素進行綜合考量,目的是盡最大限度保障雙方利益的平衡。具體“彩禮新規”對此是怎樣規定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彩禮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規定:

          雙方已辦理結婚登記且共同生活,離婚時一方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但是,如果共同生活時間較短且彩禮數額過高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彩禮實際使用及嫁妝情況,綜合考慮彩禮數額、共同生活及孕育情況、雙方過錯等事實,結合當地習俗,確定是否返還以及返還的具體比例。

          那如果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但已經共同生活了,彩禮該怎么處理呢?法官介紹,根據“彩禮新規”,這種情況人民法院就要根據彩禮的實際使用及嫁妝情況,綜合考慮共同生活及孕育情況、雙方過錯等事實來判定。他們審理的另一起案件是這樣的,小張和小芳同居兩年后,在男方小張的農村老家舉行了婚禮,但兩人并沒有進行結婚登記,依照婚前的彩禮約定,婚后小張的母親通過向親戚朋友借款向小芳轉賬10萬元。半年后兩人因購房問題產生矛盾分手,兩人沒有孕育子女。法院最后判令女方返還了男方部分彩禮。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法官 梁睿:這個案件中我們就酌情考慮,一個是金額比較大,男方家庭是農村地區的,并且是為了支付彩禮,向親戚朋友多次借款,對他的家庭壓力是比較大的,我們就酌情判定返還5萬元。

          編輯:劉曉瑩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日本-国产精品亚洲第一区在线-水蜜桃免费观看在线视频-VIDEOSG最新欧美另类